您现在的位置:去伪求真 > 史海钩沉
党的“一大”经费从何而来?

 

微信图片_20191106092654.png

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是在白色恐怖的年代和环境下召开的。

万事开头难。革命事业也是需要花钱的,何况是中共的建党大业。而早期参加筹建中国共产党的人员大多是进步青年,多数人没有固定的职业和收入来源,要在短时间内建立一个全国性政党,宣传、组织等费用光靠陈独秀、李大钊等人教书、写文章挣钱远远不够。而毛泽东当时在北大图书馆的工资只有8元,如果自费去上海出席“一大”,恐怕连火车票都买不起。

因此,经费问题成为中国共产党建党之初的一个大问题。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发布的郑瑞峰文章《陈独秀拒绝共产国际经费援助内情》资料记载,中共“一大”的费用,统由马林代表的共产国际埋单,经办人则是上海共产主义小组发起人李达和李汉俊。当时中国国内的北京、上海、长沙、武汉、广州、济南等地建有共产主义小组,国外的日本留学生和旅法的青年学生中,也建有类似的共产主义小组。

除了旅法的共产主义小组之外,李达、李汉俊分别给每个小组都写了信,而且还汇去了路费,每位代表的路费都是100元,无论远近。会议结束后,每位代表还将再领到50元的路费。

尽管从上海汇给每个代表的路费不少,但大家花起这些钱来仍然精打细算。外地来的代表绝大多数被安排在上海法租界的博文女子学校学生宿舍。此时学生已经放暑假,组织者提前租下楼上西侧的三间前楼,这里安全又经济实惠,每个铺位一天租金不到一角钱,而普通客栈则至少需要3角钱。因为不知道会议要开多长时间,组织者预付给学校两个月的租金。

代表们吃饭的问题也是就地解决,由女校的厨役给做,花费也不大。由于会议遇到特务跟踪,不得不换个地方。有人建议去杭州,西湖景色很美,既能避暑又能开会,是个好地方。但去杭州的最大问题是找不到当地人接应,安全没有保障。已经有一次涉险经历的大多数代表,都不同意去杭州。

正在大家犯难的时候,一位年轻俊秀的女子提出了一个建议。

这位少妇就是李达的新婚夫人王会悟。她不是“一大”的正式代表,而是负责望风传递消息的“交通员”。她建议,会议完全可以转移到离上海更近的浙江嘉兴继续开,嘉兴是她的家乡,虽然是农村但环境优美,有著名的旅游景点南湖,上海市民消暑的时候,多喜欢到浙江嘉兴游赏荷花,不容易被人注意,还能节省下一笔路费。

王会悟的意见马上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可。

1921年7月31日上午10时许,代表们分别从上海乘火车直达浙江的嘉兴。王会悟先行一步,她在嘉兴南湖附近的鸳湖旅馆订下两间客房,为代表们安排下住处,并委托旅馆的账房先生代租一艘在南湖上的游船。

这是一个非常有创意的安排。在烟波浩淼的南湖游船上,不仅可以看到秀丽的湖光水色,而且安全系数比较高,水天茫茫不用担心隔墙有耳。王会悟租下的这条船并不是一条普通的游船,而是一艘比较高级的画舫游艇。租金虽然贵了些,但画舫上装饰华丽,陈设考究,雕梁画柱,船上宽平的船头搭有凉棚,便于遮阳挡雨,也便于瞭望周围的情况。船舱里舒适考究的桌椅让代表坐着很长时间也不至于太疲劳,后舱有供代表们休息和船工住宿的地方。

这位聪明的女子很会讨价还价,她用4.5元钱租了这只船,又花了3元钱订了一桌酒菜,将化装成游客的代表们引领到船上。就在这艘船上,中共一大完成了全部议程。

不得不说的是,在“一大”召开、筹建建党大业时,带老婆的代表有3位。除李达的夫人王会悟为会议服务,帮助会议做了不少事情,另外还有两人带着夫人。张国焘的老婆杨子烈和陈公博的老婆李励庄纯属是公款旅游。

 (此文属转载,延安红云平台专家秦天行推荐;文字略有改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