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红云专题

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从家庭建设做起

——杨若文长篇历史小说《天涯何处无芳草》创作感言之三
日期:2021-04-06        作者:杨若文

606c0c1969906.jpg


弘扬中华优秀文化,需是摒弃“戏说”的人为虚假


《天涯何处无芳草》既然是历史小说,免不了要面对两张面孔:一张是“历史”,一张是“小说”,写作中用得着“统筹兼顾”四个字,两边都要顾到,不能盯着苹果忘掉橘子。主要人物、历史事实要有依有据,拒绝“戏说”以误导读者,这是我在执笔中特别留意的地方。《三国演义》的艺术水平让人敬佩、赞叹,虽说对曹操、周瑜、鲁肃有贬低、对诸葛亮有大的拨高,但大的历史事实还是遵循了的,其虚构的细节像诸葛亮祭东风、空城记,关羽过五关、斩六将等等,没有改变三国时期的历史真实,还增强了小说的表达效果,造就了曹操大奸贼、诸葛亮是神人的艺术形象。当然历史真实不免受到些许连累,三国时真有其人的曹操若是知道《三国演义》这样冤枉他,非得把作者罗贯中家门砸破不可;拣了个大便宜的诸葛亮,真地该三叩九拜大谢罗贯中了。要说误导,《三国演义》多少也有一些,但这遮不住这部伟大作品的光辉。

606c0eadab5c3.jpg

《西游记》不属于历史小说,《水浒传》梁山好汉中只宋江、关胜、武松、燕青屈屈十几人名见经传,算不上严格意义上的历史小说,属于历史演义小说,不存在什么误导。因这两部书的内容决定,妇女免不了被边缘化,这可以理解,但都将那么多女子写得坏坏的,就少不了作者偏见在作怪,大男子汉主义在作怪。《天涯何处无芳草》在写作中就特别小心,不能对不起“半边天”的呀!还好,历史上的苏家,女子的顶梁柱作用随处可见,小说再一加工,女子在苏家还有点压倒须眉的意味,那丽面秀身、聪慧异常的王朝云,不只让书中诸多人物仰慕,在读者中粉丝也会有一大把一大把的。

因细节构思、人物刻画的需求,对于次要人物、次要情节做了些许的虚构与褒贬,如将秦观塑造成单相思,黄庭坚女婿变坏,但这两位还保留了历史上真实人物的大样。对此,名著也有越界的地方,如《水浒传》中银子到处都用,酒店里大碗大碗吃牛肉等,我搞不清作者为何这样,因为宋代银子并不通行,日常用的是铜钱;杀耕牛是明令禁止的,没有谁敢公开吃牛肉,酒店也没经营牛肉的豹子胆。《天涯何处无芳草》中有个夜间偷偷杀掉病牛的情节,是出于文献记载的。当时人宰有病之牛都要偷偷,《水浒传》竟是牛肉毫无顾忌地摆在酒店肉案上。既然人家名著可以这样,《天涯何处无芳草》中也就银两通行了,因为带上好几斤重的十贯铜钱,远不如十两银子轻便。这,并不违背历史真实,跟“戏说”也相距十万八千里。《天涯何处无芳草》中六七十人物中,虚构的,也只六七个次要人物。主要事件与主要人物,有依有据,有着坚实的历史支撑与厚厚的生活积淀。那些“戏说”热闹归热闹,也不排除有佳作诞生,却给了读者、观众一道错题,酿造的也是虚假文化,跟优秀的中华文化不沾边、不搭调,应摒弃之。

写小说毕竟是写小说,不是编史书。所以,还得按写小说的套路来:确定选题、选择角度、刻画人物、构思情节,考虑写作手法的巧用和主题思想的深化,通过艺术手段,让原本的中华传统文化不走形,不变调。

(编辑:何利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