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去伪求真 > 刨根问底
经典著作《红星照耀中国》 为什么又火了起来?
日期:2021-06-10   来源:陕西省斯诺研究中心  作者:文/ 安危

1936年6月,美国记者埃德加·斯诺带着无法理解的关于中国革命与战争的无数问题,由北京出发,途径西安,冒着生命危险,进入陕甘宁边区。他是去红区采访的第一个西方新闻记者。他首先到了当时红区的临时首都保安(今志丹县),同毛泽东进行了长时间的对话,搜集了关于红军及长征的第一手资料;然后经过长途跋涉,到了宁夏的预旺堡(今同心县),这已经是和国民党中央部队犬牙交错的前沿阵地了。最后他冒着炮火,重新折回保安,由保安返回西安。当他回到北平后,首先为英美报刊写了许多篇轰动一时的通讯报道,然后汇编成一本书Red Star Over China(红星照耀中国)。

01 怀揣《漫记》奔延安

1937年10月,这本书由伦敦戈兰茨公司第一次出版,到11月已发行了5版。当时,在上海这个被日本帝国主义包围的孤岛上,要公开出版发行这本书是不可能的;在继续进行新闻封锁的国民党统治区,就更不可能了。得到斯诺本人的同意,漂泊在上海租界内的一群抗日救亡人士,在一部分中共党员的领导下,组织起来,以“复社”的名义,集体翻译、印刷、出版和发行这本书的中译本。1938年1月24日,斯诺还为中译本写了“序言”。由于当时所处的环境,中译本没有使用该书的原名Red Star Over China,而是用了《西行漫记》这个隐晦的书名作为掩护。

60c166d68acb2.png

《红星照耀中国》最早原版

《西行漫记》出版后不到几个月,就轰动了中国国内以及海外华侨所在地。在香港以及海外华人集中的地方,出版了多个重印本和翻印本。无数爱国学生、进步青年和海外华侨,怀揣《漫记》,奔向革命圣地延安,其中还有不少外国人。这是《西行漫记》中译本出版后形成的第一次“热潮”——参加革命。

60c166d728d48.png

中译《西行漫记》最早版本

1971年,我在延安革命纪念馆工作时,在资料室第一次看到这本书,三天之内,我不仅读完了《西行漫记》,还读完了《续西行漫记》。这两本书,可以说改变了我的人生。

02 捧起《漫记》搞研究

上海复社当年翻译出版的《西行漫记》,因当时形势的需要及历史原因,集体仓促翻译过程中,存在不少枝节问题。上世纪70年代初,三联书店计划重新出版这本书,特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美国研究所研究员、研究生院美国系主任董乐山先生重新翻译这部经典著作。董乐山是美国文化研究学者、翻译家和作家,1946年毕业于上海圣约翰大学英国文学系,毕业后从事新闻工作,历任新华社参编部翻译、审稿。三联书店1979年出版了董乐山的译本,胡愈之撰写了“中文重译本序”。人们最初理解Red Star Over China为“中国上空的红星”, 董乐山第一次把它译为“红星照耀中国”。但是,三联书店出版此书时,这个书名并没被启用,只是作为“原名”被注明在封面上。

1984年,中国三S研究会(三S即:史沫特莱、斯特朗、斯诺)在北京正式成立,邓颖超任名誉会长、黄华任会长、董乐山任副会长、刘力群任秘书长,我本人是理事之一。1987年3月在上海开会期间,我就听说中国三S研究会在1988年有重大活动:一是6月在北京举办“纪念《西行漫记》发表50周年国际学术讨论会”,二是出版《斯诺文集》(四卷本)。

1988年5月,我正在撰写我的论文“未被颂扬的伟大女性”——《西行漫记》与海伦·斯诺,刘力群秘书长打来电话,问我6月份能否提前到北京,协助他翻译会议文件,我答应了。在研讨会召开前的那10天,我一直同刘力群在一起工作,准备会议材料,翻译美国嘉宾的讲话稿,也了解了他的经历。他虽然小我五岁,但经历还不少,在山东当过兵,在西安晚报当过5年记者,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获得硕士学位。他是一位有理想、能写作、能翻译,思想开放,干劲十足的年轻人。他70年代在西安工作时,我们相互并不认识,后来是海伦·斯诺介绍他认识我的。自1984年开始,我们就经常联系,在日常工作和斯诺研究方面,他给了我很多帮助。

1988年8月,《斯诺文集》由新华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第1卷《复始之旅》(Journey to the Beginning),第2卷《红星照耀中国》(Red Star Over China),第3卷《为亚洲而战》(The Battle for Asia),第4卷《大河彼岸》(The Other Side of the River)。第2卷《红星照耀中国》就是董乐山的译本,我才认真地再次阅读了这部经典著作。

60c166d681b40.png

1979年三联书店出版

60c167a70aa1b.png

1988年新华出版社出版

2016年9月,西北大学举办“两个斯诺的中国情结”国际研讨会,人民文学出版社资深编辑张小鼎、脚印同志应邀参加了这次会议。脚印给陕西省斯诺研究中心赠送了他们当年6月出版、首次以《红星照耀中国》为正式书名的董乐山译本。1979以来,我一直阅读并认可董乐山的译本。这并不是因为我认识董乐山老师、崇拜他,而是他的译本达到了“信、达、雅”的标准,对这部经典著作涉及到的一些人名、地名及历史事件的误译及长期误传,董老师都进行了纠正。直至现在,我以为董乐山的译本是《红星》最好的译本。

1987年9月,董乐山副会长代表黄华和中国三S研究会,同刘力群秘书长一起来西安参加“海伦·斯诺访问延安50周年暨80寿辰”系列庆祝活动。期间,我与董老师有过密切的接触。他见我太忙,有篇美国嘉宾的讲话稿,还是临时请他翻译的。他平易近人的品格,他的文学才华以及对翻译工作的严谨态度,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03 再版《红星》为崛起

1988年3月14日,中国三S研究会和北京大学给中宣部打报告,建议在全国青少年中开展重读《西行漫记》的活动。中宣部4月8日正式复函,同意“关于在全国青少年中开展重读《西行漫记》活动的建议”。复函指出:“具体工作如何开展,请你们直接与共青团中央、国家教委、解放军总政治部、全国总工会、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等有关部门和单位商酌。”

60c166d6ce84d.png

也许因为开展此项活动涉及面广、不易协调,也许因为人们还没有意识到阅读这部经典著作的重要性,这项合理化建议被拖了20多年。

2015年7月1日,总书记给国测大队老队员、老党员的回信,首次提出“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2016年6月,人民文学出版社以《红星照耀中国》为正式书名,出版了董乐山的译本。2016年7月1日,总书记在纪念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大会上向全党郑重发出“不忘初心、继续前进”的号召,人文社出版的《红星》,立即受到越来越多、各个年龄段读者的青睐。原来一直“卖不动”的这本书,竟然成为一部畅销书!

60c166d6dfec2.png

2016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2017年,《红星》被教育部列为八年级(上)纪实阅读版块,教育部同时通知:从 2019年秋季新学期开始,全国所有中小学生的语文、历史、道德与法治都使用统一“部编版”教材。

2017年9月,人民文学出版社第11次印刷《红星照耀中国》,出版了“青少版” ,并附有编辑部长达5页的“阅读参考”和4个“阅读思考问题”。 这本经典著作自2016年出版以来,多次印刷,印刷总数竟达1,100万册!

60c166d6e9194.png

人民文学出版社(青少版)

80多年来,《红星照耀中国》一直是西方世界学者、专家、政治家研究现代中国的案头必备经典;它也是美国总统尼克松“破冰之旅”前夕认真阅读、辛苦研究的一部书,尼克松也成为读后给作者埃德加·斯诺亲自写信、表示感谢的美国总统。

到了振兴中华的新时期,《红星照耀中国》终于走进中学语文课本,成为千百万青少年接受爱国主义教育的生动教材,为实现两个百年的伟大梦想,培养一代又一代红色接班人。

2021年6月8日

于未央湖畔

(编辑:何利军)